卡帶

走進那個方塊那個空間需要做什麼準備,有什麼好需要準備的。想幾個鐘頭終於能夠轉開門把,心跳卻仍止不住的,顫。呼吸無法順暢,出任務般的緊張感,憋氣、轉開門把、快速完成任務、離開。這樣的日常。

 

催促著文字輸入的黑線一顫一顫,卡帶般倒退播放的過往,卡帶卡卡卡在過往。

 

好希望他死掉,好害怕他死掉了我心裡的過往該怎麼辦。

好希望我死掉,好害怕我死掉了我心裡的嚮往該怎麼辦。

好希望他忘掉,好害怕他忘掉了我心裡的凝望該怎麼辦。

好希望我忘掉,好希望我忘掉,好希望我忘掉,不害怕我忘掉,能忘掉就好了。

 

我是道教描述的那種孩子,來討債的。

我是基督教描述的那種孩子的反面,是撒旦。

我知道我是撒旦,怎麼辦,我也好想當天使,好想站在報恩的一端。

我知道,但是怎麼辦。我知道怎麼辦,為什麼辦不到。

 

我知道不能這樣想,我知道理性我知道樂觀我知道雞湯。

我知道行動反映的是感受,我也常常感受到愛。

那份愛不太純粹,感受到的愛,是虧欠。

 

愛是一顆很重的石頭,做為基石相當牢固,站在上面能夠看得又高又遠。

愛是一顆很重的石頭,扛在肩上壓在頭上…

 

卡帶就侷限在那條黑閃閃的塑帶,卡卡卡在過往還自以為是現在甚至未來。

膠帶台

2019.08.01

被膠帶台劃傷的那一刻,桌面堆滿了飲品的各式材料,手中持續著磨不完的咖啡做不完的飲料,完全沒時間理會手臂上剎那的撞擊,直到又一波客人散去,終於看了眼手上的傷口,此時鮮血已滲出形成鮮紅色小球,晶瑩透亮。

 

一開始在宿舍使用的是不利的水果刀,這把刀不利我一直都知道的。某一天情緒又襲來時對於那把水果刀非常灰心,整天沒出門沒下床,為了買一把鋒利的美工刀離開宿舍到九乘九。相比過去的力道,美工刀輕輕一劃就能明顯感受到皮膚被切開的刺痛、刀片滲入皮肉的冰涼與冷顫。

 

休學後回到家,還是會在夜晚拿出那把美工刀進行一種自我修練,某次突然對於這項工具覺得有點膩了,遂拿起桌上的小型膠帶台,讓鋸齒在皮膚上遊走。費了一番功夫嘗試戰勝內心恐懼,仍然無法施加足夠壓力並移動製造能流出鮮血的傷口。

 

被膠帶台劃傷的那一刻,舉起手檢視傷口的那一刻,我覺得傷口很美,長在我身上的傷口很美,別人身上的我都覺得很痛。

原來這麼容易啊,用膠帶台的鋸齒讓自己受點小傷。

 

對我來說,自傷當下的情緒可大致分成兩種。極度激動崩潰與冷靜到了冰點的麻木。後者當下的心理狀態更是令人不解,我覺得自己是廢物自己很沒用所以我要懲罰自己。自傷時會覺得自己至少足夠勇敢做出這種事。所以能想見在自傷初期我對自己有多灰心喪志,連自傷都做不到的我,只敢怯弱得將刀片抵在手腕內側顯得蒼白脆弱的皮膚上,無所作為。

 

後來我發現,自傷完全是可以練習的,還有,一旦養成了習慣就很難改掉。從此他改寫了面對情緒發洩情緒的路徑,另闢出一條大路,明亮而幽暗,寬廣而狹長。看著自己的鮮血汨汨流出就能得到短暫的救贖。

 

無可否認的,自傷當中還包含了深切的渴望,而媚俗的說法就是討拍。

在我身上,那是極度深沉的控訴,怨恨,自卑,孤獨,需要關懷與關注,同時是我能證明自己的最後一種方式。對於那一切缺乏的愛極度渴求,要是有個人在身邊抱抱我就好了,要是有個人嘗試阻止我就好了,要是有人發現就好了。強烈的需要,我的需求與表達卻是幽深隱晦,很矛盾吧。

 

那些東西不是變成傷口就是化為文字。

我好壞,仍舊無法為這世界,為身邊的人帶來一點溫暖一點陽光。

謝謝你讓這些文字能被看過。

希望有那麼一刻,我能將這些真實的想法無所窒礙的公開表達,不用害怕讓別人看見。

女子一人單車環島

沒事找事做?

可以這麼說,卻也不能完全這麼說。

綠島打工換宿44天結束後返家,一改每天八點三十分起床,煎荷包蛋配優酪乳的作息。九點不再被鋪床單、掃廁所、掃地、拖地、吸地以及汗珠填滿。沒有大片落地窗與藍的綠的清澈的大海展開在雙眼前,沒有二寶三寶追著金龜子、壁虎、蜘蛛,沒有他們跑著跳著、在冰箱、飲水機、櫃台、藤椅,以各種姿態展示貓特有能夠攤成液體的技能。

沒有沒有沒有。並沒有任何事物被剝奪,僅是44天建立起的短暫作息成為過去。

暑假,還有好長。

os 還待在綠島就想著這些未免太早太杞人憂天太著急了點。

事實證明,衝動慾望能夠完成很多事。

咦!她最近不是剛去環島嘛!

突然想起YZ不久前剛結束單車環島。

掰掰手指轉轉腦袋稍稍計算日曆紙距離開學的厚度,這一疊,綽綽有餘。

好像可以來環個島啊。

還能有多少長假?

高三畢業18歲這樣的悠長暑假,一生能有幾次?

憑著體力、衝動與傻膽做決定的機會不多了吧。

欸,出發啊。Why not?

不就是在台灣這個熟悉的地方騎騎單車。

話雖如此,還是有著不少行前準備要煩心,但一切從簡。

在綠島,一台筆電壓上腿,請教環島大神google先生,在台灣島上標出一個個座標,繞一圈。

在集集,一張嘴說服家人親戚。

在台中,購入車衣車褲手套外套袖套等等裝備。

在員林,學習更換內胎,拆前輪拆後輪洩氣挖胎棒。

甚至,連單車都是借來的,沒有做騎乘姿勢fit(後來才知道這太重要了),沒有卡鞋(理所當然不會上卡,甚至沒聽過上卡)。

沒經驗也可以的啦,不就騎騎單車…..嗎

line_1533216127111

出發(當時每日的紀錄)

2018.8.11 Day1

路線:集集鎮(台16)名間鄉(152)二水鄉(152)溪州鄉(台1)西螺鎮(台1)莿桐鄉(台1)斗南鎮(台1)大林鎮(台1)民雄鄉,嘉義市
DST:110.19
AVG:19.2
MAX:40.6
TM5:43:06

噢噢噢我好勤勞竟然想要打心得,個人感想流水帳紀錄看看就好,我現在超累的應該明天才會發現一堆錯字..吧?心得大概也只會勤勞一天啦,希望我持之以恆?!! 一邊環島一邊處理新生資料袋繁瑣事項的只有我吧…沒辦法啊,時間就是卡死了,連體檢時間也卡死,不得已將體檢塞進環島行程?!!好啦,其實也蠻方便的,這樣就不用再台鐵空空空到臺南了。google大神說集集到臺南 12X km ,原本想說第一天什麼都不知道實在是沒把握,馬上把自己操爆炸裂也實在是不行,硬是切成兩天今天先到嘉義。嘛…這樣一來時間就多了好多,中午在小七當遊民時順手查了景點,從此開始歪樓,開始外岔了一堆行程,從省道砍到市區的景點再弄回去實在很累人啊…而且這件事重複了好幾次。所以我外岔了一堆行程騎到110公里?!!早知道就直接殺到臺南…阿不是啦,其實一點都不後悔。


—————

«貓咪彩繪村 | 菁埔彩繪村»
沒錯,就是衝著貓咪!!!彩繪牆很厲害,但真的有點少啦…
第一次在派出所借水,是個有點酷酷的女警執勤,派出所外有一個婆婆一直問(推銷)我要不要吃芭樂…(內心os:集集產芭樂耶,婆婆妳確定?)當然實際狀況是微笑婉拒啦,而且芭樂很重。今天在小七買了根香蕉,超級難吃。好啦,應該是我被集集的香蕉給養叼了。

(借水的派出所)


—————
問我今天有遇到什麼困難障礙嗎?有啊!
«第一名:狗»
我真的世界無敵怕狗,這次不只是狗,是成群的狗。被google小姐導到莫名其妙的死巷,退回一間廟前查地圖,廟前有婆婆在聊天,過了良久,一群不知道哪裡來的狗從四面八方往我的方向衝過來猛吠(所以我說為什麼婆婆沒事?我真的一度懷疑是那些婆婆指使的…)嗯,超級刺激,第一反應除了尖叫以外比較實際的就是跳上腳踏車逃命,一路追欸嚇一個心臟要出來了,亂騎逃出來結果找到路了(嗯?)好吧,這真的是惡夢,不會再為了想看一眼民雄鬼屋被騙到巷子裡被婆婆算計。所以原本的民雄鬼屋行程放棄。
—————

«第二名:路殺»
各種路殺真的會被嚇死。
————

«第三名:迷路»
這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我路癡成性是眾所周知的事。
—————
«蘭潭水庫»
到這裡的路是超級陡坡呢!原本超級不看好的行程意外榮登今日第一名。環潭公路各種美(好啦,潭本身也不錯,但我更喜歡旁邊的路。重點是沒有狗…)聽說這裡晚上很美,而且晚上有水舞,不過等不了那麼久唄。


—————

«森森之歌»
名字超美我原本以為在什麼荒郊野外,結果,嗯?在市中心,旁邊是秀泰,地點超級酷的?所以說啊,人不可貌相,景點不能只看名字(欸?),這裡又是意外的…無聊。


—————
進房洗完澡把一堆該做的事做完後準備出門繼續當觀光客,原本想說都來嘉義了應該吃個雞肉飯…等等等的,但後來決定不勉強自己,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吧,吃飽就好不要硬塞,什麼來都來了一定要吃啊這種想法就丟掉吧!得了地利之便一出民宿就是文化路爽爽的,晚餐吃了筒仔米糕跟排骨酥湯,mini size的那種,但還是飽到不行。目前發現的一個人的缺點除了無聊之外出現了第二個:不能吃很多種食物。但結論還是:很很很很好吃啊!!!!我活到現在只吃名間的一家米糕啊!!!平常打死不吃米糕的啊!!!排骨酥湯也是意外的清淡超級好喝😍😍😍 —————
吃飽撐著亂走聽到…嗯?哇哇哇是街舞表演!!!«嘉義藝術節:街舞舞臺大亂鬥»興奮的亂笑一通~不誇張表演舞團都是超厲害的那種,這也絕對是今天遇到的事當中的MVP。


—————
然後我真的累了,寫心得這種事真的不要輕易嘗試。

(嘉義鬧區旁有著滿滿乾燥花的風箏旅社)


2018.8.12 Day2

路線:嘉義市(台1)水上鄉(台1)後壁,新營,柳營,六甲,官田,善化,新市,永康
DST 73.35
AVG 18.2
MAX 35.9
TM 4:01:12

哇賽我好勤勞!!!因為今天沒啥好說的,就是台1台1一直騎,寬寬的長長的大大的路,無聊的路,好處是沒有狗狗。今天中午太熱又頭暈搞得沒食慾,反正也不知道自己缺什麼導致的頭暈,就什麼都來一點吧。第一次吃小七的果凍(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吧?!!)一次兩包吞了所有維生素礦物質,真的不好吃,雖然裡面應該加了一堆糖漿跟濃縮果汁企圖蓋藥味,但事實證明:存在的依舊是藏不住,不過如果沒有甜甜的葡萄跟百香果味我是一口也吞不下去啦,結論:企圖掩蓋事實還是成功的。

(北回歸線)

在臺南真的隨便吃都很難踩雷,或只是我運氣好?晚餐是當歸排骨麵線,又一個好吃到不行,既昨日的米糕跟排骨酥湯,今天來個當歸,赫然發現我的口味很古早。所以我說,明天要體檢這樣是不是太補了。

腳背上的曬痕越來越明顯了,最後一天真的會變成斑馬。


2018.8.13 day3

DST 41.88
AVG 16.0
MAX 36.5
TM 2:36:16
一早從姐姐家出發就是傾盆大雨,沒看過有人全身濕去體檢的吧?沒錯,就是我。一腳踏入成大醫院的住院大樓(內心os門診大樓在哪?在哪?在哪呢?很好,反正沿著外牆走一圈應該有吧!算了…我還是開google map好了。)總之順利找到門診大樓順利掛到第四個號不怎麼需要等,超爽!又因為有了各種家長的協助,過程超級順利~再撒花~結束後直衝高雄大姑姑家繼續蹭住。

原本還覺得前兩天都沒下雨應該就是這樣了吧?果然不能得意忘形,一早的大暴雨之後稍微轉小雨,殊不知一語成讖今天就下雨下到飽,一踏上單車準備開始騎雨也跟著瘋狂起來,一片白茫茫的。路呢?路在哪裡?這是雙關,下雨看不到路&總是在迷路。

(大姑姑家的蔣蔣,一開始旺旺叫超級兇,給幾個零食小餅乾之後服服貼貼的模樣。)(第一次看見百香果的花)

到高雄的第一也是唯一行程是蚵仔寮魚港,第一次逛漁港,買海鮮,代客料理。蚵仔半斤80蝦子半斤150代客料理燙蝦子100蚵仔酥130=460,很好,又一個超級大盤嚇死人,吃不完通通外帶最後變成今天晚餐。路上又買了蚵仔包跟黑輪外加試吃半顆花枝丸,都是我平常絕對不碰的加工食品。來都來了不試試看嗎?這種想法真的很不優,但還是都試了。


2018.8.14 day4

DST 126.66
AVR 17.3
MAX 41.5
TM 7:18:52

因為看到喜歡的背包客棧雖然好像有點(事實證明不是有點)遠還是訂了。距離跟大雨暴雨夾雜是今天兩大困難。

一早出發在路邊買了三個三角大餅跟一個紅豆口味,覺得自己買太多了(後來發現剛剛好…)不過好好吃,是記憶中的味道。早餐:一個三角大餅。

在高雄市區鬼打牆超崩潰迷路,同樣的路來回騎了三趟,同一家清心輪流出現在左側右側,我現在對清心觀感不佳,不是它的錯。知道自己要趕路卻大迷路真的會抓狂,總算在第四趟找到夢寐以求的台17。也差不多中午了,隨意的停在路邊席地而坐再拿出第二個三角大餅當午餐嗑了起來,快吃完時被兩位中年女子搭訕,聊了好一陣子,吃了其中一位中年女子自己做的涼拌木耳,很好吃而且我沒中毒或是倒在路邊,應該是好人!拍了合照,加了賴,她還跟住在台東的朋友聯絡要我到台東時去住。嗯…安不安全呢?

在google上看起來很近,實際超級惡夢,一路騎到台17終點接台1,再接台26,再轉200縣道到民宿。暴雨從2點左右開始下個沒停,頂多好心點偶爾從暴雨轉大雨。今天的路都上上下下的,大雨還一直下很容易讓人失去理智,邊騎邊大聲唱歌(喝雨水?)像個肖欸,這是一個暫時忽略全身都在痛的好方法。忽然發現高一在SD的半年說有多重要就有多重要,不然我今天真的可能會爆氣,沒辦法享受雨中瀟灑騎行的快感(妳喜歡被虐?)本來答應大家不夜騎但我真的盡力了,還是沒在天黑前趕到住宿點,7個多小時都沒什麼休息真的很累非常累。

今晚在恆春古城的33背包客棧,衝著店裡的三隻貓跟木製膠囊房來的,揉貓好幸福哈哈,雖然被貓爪攻擊不過我早習慣手上有傷了沒關係。純粹的背包客棧真的好不同,慶幸自己選的是混合膠囊房不是女性上下舖,認識兩個有故事的男生,一個在徒步環島(A),另一個搭火車&便車(B),晚上B說他會算命,提議用算命換故事。有點驚訝B很擅長傾聽而且聽得懂,應該是細心溫柔善解人意類型。我啃豆乳雞翅時他說自己吃不胖,我一個羨慕死了,看我吃他也餓了,說要玩飛鏢如果他贏了我去幫他買豆乳雞,我獲勝的獎勵是一張明信片。第一次玩飛鏢連規則是什麼都不清楚,邊玩邊學竟然贏了哈哈哈哈,新手運果然很厲害,給了地址後一樣被討論了一番,對對對我家地址就是有五個集還有鹿路,從小到大大家聽到我家地址的反應都大同小異。B真的很特別且觀察入微,總之聊了頗久他說要出去喝酒我們就掰掰晚安了。誒對了,我現在才想到沒有算命😂😂😂 #祝政大經濟Bgap_year找到自己的目標

(雨勢太大嚴重進水起霧的手機鏡頭)


2018.8.15 day5

DST 64.87
AVG 14.7
MAX 36.5
TM 4:24:05

一早又看到外面下著傾盆大雨真的賭爛到不行一整個不想出門,但其實出發後就好了,雨淋久了就習慣了。

199甲跟199縣道絕對絕對不是人類騎的,過了鵝鑾鼻後馬上進入山區,山路絕對是數一數二的魔王,視線模糊的騎在窄窄的森林髮夾彎,加上大雨讓路直接升級河流,路旁的水溝也都是不客氣的直接炸出來,搞不清楚到底騎在路上還是水上。說不是人類騎的絕對合理,不合理的坡度跟距離佔了今天90%路段,各種陡坡無論上坡下坡都很殺人,感謝上坡把我膝蓋操爆了,感謝下坡的失速按煞車按到手軟,眼睛被雨噴的睜不開還是要擠出一條線看看路上的石頭坑洞跟各種極致的轉彎幅度免得翻車或滑出山坡說再見。8月臺灣的夏天淋雨吹風竟然讓我冷的發抖,真是消暑的好去處呢!但是不推薦。今天一樣全身都在痛痛痛,尤其是屁股跟背的舊傷,右腳膝蓋也壞了,全都熱熱辣辣的。

感嘆臺灣真的很美。(其實當時心裡想的是:臺灣好美~~~但是幹也太難騎了吧!靠北啊~(腳同時踩踏板卻沒什麼前進

港仔

當晚入住牡丹鄉的港仔,沒錯這是地名。當時已再無體力與精神用文字記錄,現在還能夠想起的景色與枝微末節想必就是那些難忘的部分了吧。港仔是一個計畫之外的計畫,B推薦的一家青年旅館。事實上這只是一個簡陋搭起佔地廣的鐵皮屋,有一大片草地與大雨後的泥濘,鐵皮屋內的牆上到處貼著當地小小孩的畫作,當天還有孩子在做著作業。課後輔導與陪伴,一個看起來好溫暖的的空間。

淋浴間未經修飾的水泥牆,冷冽山泉水,昏黃燈炮。床位更是大通鋪,簡單的雙層鐵板。今晚只有我一位入住。

大雨山路折磨後的一天,只想吃個熱熱的晚餐。走到僅有約10公尺的商店街,唯一的一家熱炒店傳出人聲與鍋鏟撞擊聲,詢問後得知竟然已被包場,繼續走來回走怎麼樣都找不著第二家類似的餐飲店。只好走進唯一的雜貨店,晚餐是統一肉燥麵加上我愛的八寶粥。

無菜單料理。

2018.8.16 day6

一早從早餐就為了魔王壽卡做準備。不意外的早餐店也只有一家,旁邊種著各式蔬菜,門前擺著一把把現採的時蔬,瓦楞紙板上奇異筆黑字紅字寫上品項價目,開一家店可以很容易。

看了看菜單與價目表。

“我要一個肉包一個菜包。"

“今天只有蛋餅,吃蛋餅好不好。"腰背已大幅彎折的婆婆說。

原來是無菜單料理啊,依照主廚當日現有新鮮食材提供餐點。

“好,兩份蛋餅。"想想接下來的一連串山路及壽卡,連早餐都刻意點了兩份。

是傳統的麵糊蛋餅,好油好脆好厚還有火候控制不當的微苦與焦黑。

吃飽喝足終於該上路了吧。

久仰許久的壽卡。

沒想到上壽卡的路比起昨天輕鬆容易多了,不知不覺壽卡鐵馬驛站已出現在眼前。預期將看見大批單車環島人休憩的景象,沒想到迎接的是鐵門緊閉空無一人不起眼的一幢建築。前兩天還覺得奇怪,怎麼一路上都沒遇到其他人呢?看來是真的沒人……

接著就是陡下的台九線與一路相伴的各式砂石車,與其揚起的塵土飛揚。謹記先前爬文提及台九路段的危險,一路上煞車不敢放。很快的到了正中午紫外線最毒辣必須避開的時間,一家便利商店正是世外桃源。

幾個小時的休息還有個番外插曲,意外得知未來大學同班同學也正在環島,就這樣吳先生成為我第一個以網路訊息交流認識的大學同學,後來的半年發現他的溫柔細心、不修邊幅、愛穿拖鞋短褲、愛裝酷、座位整潔、一單一雙的眼皮、唬我自己與班上另一位同學是龍鳳胎、忘年會表演吉他伴奏明明很ok當初還一副如臨大敵。

金崙大橋。

終於過了最擔心的壽卡加上休息一段時間,心中大石瞬間放下了一大半,心想著終於到東台灣,整段旅程最期待的地方,沒想到右腳膝蓋疼痛越發劇烈。從前一天一路從車城到港仔,今天又走過了壽卡大魔王到達台東,逞強忍痛兩天靠著閉眼或咬牙分散注意力。心態鬆懈放下的這一刻,才感受到刻意被忽略的膝關節碰撞與強烈摩擦的痛楚,已經呈現中二動漫一邊吶喊一邊採踏板看似熱血無比激勵人心的畫面。在金崙大橋與金崙火車站的路牌前心中升起對自我的懷疑與拉扯。

有了過去半年熱舞社的慘痛經驗,了解逞強的後果、膝蓋的重要性。說來有點好笑,與單車環島這個微夢想拉扯的竟然是膝蓋。這時需要在膝關節與單車環島間做出選擇。

還得用一輩子的雙腿。仍有機會再出發的單車環島。

選擇在金崙大橋中央折返的當下,著實輕鬆了不少,才發現隨著心態的一層層放鬆,疼痛感階梯般爬升。這有點像是為了準備段考各種熬夜,直到最後一個科目的下課鐘聲響起,放下方才緊握2B鉛筆、浸滿黑漬的右手,一陣歡呼吼叫與收拾書包離開教室後打的第一個噴嚏開始,過去的債主追上頭來。以鼻水鼻塞打噴嚏,惡劣殘暴的對過去進行勒索。

極度緊繃,放鬆,而後失去張力。每次段考總得以一場大病作結。

極度堅定,動搖,而後任由身體感受主宰意志。

雙鐵列車

猶豫與拉扯經過的這一分鐘,錯過唯一的一輛能夠到家的雙鐵列車。沒錯,就在眼前錯過。

下一班車還得等上好一段時間,且最遠只能到高雄。落魄的換下一身車衣車褲回到休閒服裝,一邊在空無一人的售票亭旁排排座椅中癱坐,尋找今晚在高雄的住宿點。

因太陽烘烤而呈現龜裂的座椅,露出底下有著均勻孔洞的灰黃海綿,像極了烤爐中一顆顆緩慢脹裂的馬芬蛋糕。座椅旁的老舊販賣機,販賣機旁擺放整齊不自然躺臥的紙箱。

啊!是貓。一大一小。啊!是站務人員。以拖地維持車站整潔之名行逗貓之實。

滯留高雄

高雄一天的空檔,安排了書店一日遊。終於踏上回家的雙鐵列車,思緒漫天飛舞。

漫長的暑假終於安分地在家度過一段時間等待大學開學。

後記

很荒謬吧!我也這麼覺得。儘管過程確實不容易,最難的終究是出發。

當初決定去環島,出發。

每一天早晨,明知接下來的是無限踏板,出發。

金崙大橋上朝著旅程的反方向。出發。

很幸運地沒有摔車犁田(注意煞車的收放與力道,不搶快不搶黃燈),輪胎沒有破(閃開路上尖銳石頭)。得到非常多人的協助,借公路車,學習換內胎,父母從堅決反對到不反對(沒有支持),借住親戚家,在成大醫院體檢不斷大迷路時一路上告訴我下一個位置在哪裡的同屆的爸爸,跑得不夠快沒有追上我的野狗群,颱風季沒有碰上颱風,YZ(不為什麼,光是想著就讓人安心的存在),帶來精彩表演的舞團,好吃的食物們,美好宛如世外桃源的港仔,屏東車城巧遇的旅人,一路上對我說加油的所有人,短暫收留我的各大超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未完的旅程,待續。

麵包配紅茶

2019.07.16

一如往常的平日,在工作吧檯內與同事閒聊著,集集的暑假如何用單手算出遊客數量。


“啊這個麵包是什麼?這個呢?" 阿公大聲地用台語問著。啊,有客人了。簡單整理儀容站到POS機前準備點餐。

解釋了一番後阿公拿了檸檬吐司與丹麥奶酥波蘿準備結帳。從背心胸前的小口袋中掏出一大把零錢細細數著74元,阿公與同事共同努力,又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計算並且讓阿公理解桌面上的這些就是74元了。他拎著兩個麵包繞過櫃台從左側直直的走向工作檯內。

“阿公這裡不能進來喔! 旁邊那間有冷氣可以進去裡面休息!" 感到荒唐的我同樣操著台語盡力解釋。

“沒有啦那邊我又沒有消費怎麼能進去,我要在這裡吃啦!" 他繼續大步向前。

對話過程是一場棒球的傳接遊戲,但不是太順利的那種。

過程中或許音量大了點,惹得阿公慌張的微皺眉頭"沒有啦你不要生氣啦!" 當時確實是有些不耐煩了,聽到這句話頓時一陣心酸,再度沉下氣來好好解釋。

後來的一杯熱紅茶七分糖、黑色杯蓋不需要打開可以直接就著口喝、波蘿麵包下的烘焙用紙不能吃、這裡沒有提供竹筷子可以吃飯、這裡沒有賣飯只有咖啡飲料、麵包跟蛋糕……

每一件看來理所當然的常識都花了好一番功夫解釋。


阿公的身上飄著一股濃濃體味,不知是否因為這樣,才走出坐著一位女客人、有冷氣、涼爽的內坐區,選擇在室外的位子靜靜享用麵包與甜膩溫暖的熱紅茶。當然這些都是我的猜想。

暑假期間,遊客屈指可數的觀光小鎮。我看著室外座位上靜靜享用麵包與甜膩溫暖熱紅茶的他。

 

單行道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突然想到,來翻翻這個被棄置已久的網頁。其實每天都有千言萬語想霹靂趴啦的亂說一通,這時就會想起這個能夠說說話寫寫字的地方。每次點進來後卻又覺得過去的自己寫的文字如此尷尬令人難堪,刺眼的想大手一揮全部刪除重新來過,也確實這麼做了許多次,但是到了最後的最後還是又將所有的過去復原。

為何要不斷與自己的過去拉扯,試圖在一個完整的個體上矗立種族衝突試圖分化?對,這裡的一切都是成長軌跡的一部份,就算不完全是現在的我也屬於部分的我。

成長這條單行道,就算壓過一個大坑在身上擦出了痕跡,也無法倒車甚至迴轉。如果未來的科技真的允許回到過去再來過一次,必定慘不忍睹,有多少人能夠真正滿意自己的過去繼續向前。

所以,我真的準備好接受過去的自己現在的自己了嗎?

將左手的橡皮擦放下,右手提起堅定的油性簽字筆,繼續寫下。

2018.02.02
昨天晚上老爸說對面有貓頭鷹。


依稀記得那幾個夜晚,晾曬衣服時飛進視野的螢火蟲。一閃一閃,繞過一個圈後轉身離開,視線跟著牠的身影游移,目送(正在看目送😂)著的背影,

牠是誰?螢火蟲吧?或是悄悄溜走的環境品質。

在那之後,再也沒看過了。


至於,貓頭鷹呢?
嗚!嗚!嗚!

再見下巴,噢不!是舌下腺囊腫。

2018.02.04
總是想起在醫院的7天
尤其手術當天
第一次坐輪椅
明明能自己行動卻被搬過來搬過去
像是提前體驗了火化前的準備工作
無限的等待
等待室 手術室 恢復室
一一穿越 視線所及是一盞盞倒退的日光燈
病床的滾輪聲至今仍如此清晰
原來手術室長這樣啊
來不及有太多驚嘆


藍藍的冷光 刺骨的低溫
全裸的身軀僅披著一件綠手術服
第一次如此無助
平躺著
接著被接上許多許多儀器
原來 氧氣罩是玻璃製 是有重量的
原來 手術室如此空虛
原來 頭頂的大燈可以轉來轉去
麻醉師大概看出我很緊張 努力問我很多問題
終於 她要我深呼吸
我懦弱的輕輕吸入一點
特殊的香味 化學藥品揮發時產生的氣味
原來 麻醉藥聞起來不是特別糟
不料吸氣後口鼻前的空氣是那麼重
無法呼氣的窒息感
因慌張而轉動的眼珠
「深呼吸 妳要深呼吸 這樣不行」
我怕吸氣後無法呼氣
過了幾分鐘終於鼓起勇氣深深吸了一口氣
先前的窒息感消失了
電影臺詞出現
「1 2 3…」她數著
「15 16…咦?劑量..」她咕噥著


下一次有意識已經在恢復室
原來恢復室是一大堆病人 擁擠的排列在一起 周圍只留下一人及儀器的空間
眼前的牆上正好是時鐘 下午五點
一睜開眼睛首先感受到的同樣是低溫

以及手臂上每三十秒測量一次的血壓計的壓迫
睜開眼睛沒多久 一群醫生護士圍繞在病床旁
(真想知道他們怎麼知道我醒了
護士開始拔除我的呼吸管
意識清楚 手腳卻動彈不得
拔管的過程像是有一世紀那麼久
只剩頭部能稍微轉動
我使盡全身力氣轉開頭部
希望她停下手中的動作
周圍一群醫生護士此起彼落的說著
「沒事沒事 快好了快好了」像是在安慰個三歲小孩
(未完)